樱桃视频下载安装app

案情簡述
蘇州三家企業A、B、C分別與日本公司D于2011年8月、2012年2月、2012年8月簽訂了設備買賣合同。結算方式為100%前TT,合同金額超過1億人民幣。設備在安裝調試投入生產后,出現了大規模故障,導致大面積停產。在設備生產商技術人員采取改進技術方案、更換零部件的措施后,同樣的故障仍然反復出現,給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帶來較大的負面影響。2013年至2014年期間,A、B、C三家企業多次與D企業進行溝通磋商,尋求解決方案,但都未能得到有效解決。2014年10月,A、B、C三家企業將上述情況投訴至蘇州市貿促會,并提供初步的證據材料。
典型意義
隨著蘇州市貿促會/蘇州市國際商會涉外商事法律服務的不斷開展,越來越多的國際經貿企業向我會咨詢、投訴或委托處理其與外國企業的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糾紛。其中,占比最高的、最難以解決的就是因貨物質量問題而拒付貨款、主張賠償的情況。
我國正處于“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的轉變進程之中,“MADE IN CHINA”不再是粗制、低端的代名詞;而“MADE IN JAPAN”、“MADE IN GERMANY”也未必能戴上“零投訴、零問題”護身符。國外企業以質量為由提出抗辯已經成為案件調處工作的“攔路虎”;很多國內企業在進口產品后遇到的質量問題又不能及時采取措施、積極有效保障自身的合法權益,為處理該類案件帶來難度。在出現因貨物質量問題而產生的糾紛后,如何快速、有效、經濟地解決,事關企業的生存和發展,本文試圖通過上述案件的解決,得出一些經驗和建議,供廣大企業參考。
此類案件的共性特征
1.一方未嚴格履行合同條款。出口時,一般沒有按照合同約定的結算方式進行結算。實際情況中,經常基于雙方長時間友好的商業往來,在關鍵時刻電放提單,喪失物權憑證;在未經對方書面確定的情況下,進行延遲交貨、分批交貨等。進口時,一般是沒有嚴格履行合同約定的質量檢驗條款和質量異議條款,沒有將“客觀事實”轉換為“法律事實”。在本案中,A、B、C三家企業在貨物出現質量問題后并沒有按照合同中約定的索賠條款:“對質量來說,賣方應保證如果在貨物到達口岸的12個月內,在開機中由劣等質量、差的工藝和使用劣等的材料而造成的不良結果,買方應立即書面通知賣方并憑中國商檢局開出的檢驗證書要求索賠。”來實施相關程序。
2.在投訴前雙方進行了多輪的商業談判。根據我會受理此類案件的情況統計,因產品質量產生的糾紛,一般在糾紛發生后1年半到2年的時間,當事人才會將相關情況反映到我會。通常而言,民營企業在質量糾紛案件中更愿意信賴商業談判的方式,而非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而實際情況是,一旦一方主張質量問題,雙方將在貨款的折扣、賠償的金額方面產生較大的分歧,常常是懸而未決。與此同時,時間跨度長的商業談判將導致重要時間節點錯失、經辦人員變更、證據保存丟失等不利于我國當事人的情況。
3.系爭貨物質量問題未經法定、約定程序提出。《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當事人約定檢驗期間的,買受人應當在檢驗期間內將標的物的數量或者質量不符合約定的情形通知出賣人。買受人怠于通知的,視為標的物的數量或者質量符合約定。當事人沒有約定檢驗期間的,買受人應當在發現或者應當發現標的物的數量或者質量不符合約定的合理期間內通知出賣人。買受人在合理期間內未通知或者自標的物收到之日起兩年內未通知出賣人的,視為標的物的數量或者質量符合約定,但對標的物有質量保證期的,適用質量保證期,不適用該兩年的規定。”《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第三十九條“買方對貨物不符合同,必須在發現或理應發現不符情形后一段合理時間內通知賣方,說明不符合同情形的性質,否則就喪失聲稱貨物不符合同的權利。”
“無論如何,如果買方不在實際收到貨物之日起兩年內將貨物不符合同情形通知賣方,他就喪失聲稱貨物不符合同的權利,除非這一時限與合同規定的保證期限不符。”在實踐中,提出質量問題的一方很多時候未在合同約定的質量異議期內提出,或者未按照合同約定的方式提出;并且也未經合同約定或者雙方認可的第三方檢驗機構檢驗,作為證明質量問題的有效證據。
4.雙方存在和解的可能性。此類案件往往是雙方各執一詞,各不退讓,從而產生“僵局”。比較多見的情況是輕微質量瑕疵,即貨物質量不符合合同約定范圍內的短溢裝、次品率要求,但未導致根本性違約。在國外客戶主張的貨物質量問題案件中,貨物通常已經銷售或者折價銷售;在國內客戶主張的貨物質量問題案件中,貨物經過一定的改進或者更換也通常可以正常使用。雙方對于爭議的解決有一定的期待,同時,在貨物質量問題得以解決的基礎上,雙方仍然具有正常開展商業合作的可能性。
此類案件的調解特點
1.敦促履約先行,商事調解跟進。國際商會特有的敦促履約函在此類案件中能夠發揮獨特的作用。此類案件是由一方先行投訴,而投訴方通常處于劣勢,被投訴方一般是國外客戶,相對來說處于優勢地位。在了解基本案情的基礎上,以國際商會的名義給國外客戶發敦促履約函,要求對方闡述事實、履行合同。一方面,給予國外企業提供材料、陳述事實、充分發表意見的機會;另一方面,也嚴正告知不履行合同約定可能對企業的聲譽及正常經營帶來的負面影響。待國外企業回函后,我會給雙方發調解申請書,進入調解程序。當然,在調解程序中有時還要根據案件的需要,再次使用敦促履約,目的就是以敦促率約促調解,以調解促和解。
本案中,我們以中國國際商會蘇州商會的名義給日本D企業發敦促履約函,要求正視質量問題,拿出解決方案。D企業在規定的時間內陳述事實并提供材料。我會在收到D企業的回函后立刻以中國貿促會蘇州調解中心的名義要求雙方填寫調解申請書,從而將投訴案件轉化為調解案件。
2.調解團隊選擇要合理,質量問題證據是核心。質量爭議調解案件中,一般不對貨物質量進行第三方鑒定。法官裁判是以法律事實為依據,而調解中,除了法律事實,還有客觀事實,所以調解員不僅要有一定的法律素養,更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在本案中的調解員構成中,既有豐富涉外案件經驗的律師,也有長期深入接觸民營企業的政府公務人員,從而確保了調解工作能夠從多維度、多層次開展。在組成調解團隊后,調解員多次深入A、B、C三家企業,實地查看停產的設備以及更換的零部件,翻閱企業的生產記錄、維修記錄,與企業負責人、技術人員反復溝通,通過雙方郵件往來、備忘錄以及技術人員的問詢,了解設備產生質量問題的原因,掌握大量關于設備質量方面的詳實資料。
3.案件細節上舉輕若重,調解方案上舉重若輕。在貨物質量爭議案件中,通常是我國企業處于劣勢,調解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是要實現雙方的談判實力、心理預期的再平衡。因此,在調解過程中,我們通常會抓住一些細節,比如程序上的瑕疵,比如對聲譽方面的影響,予以適當放大,舉輕若重,為后續和解方案的達成奠定基礎。在談調解方案時,既要緊扣質量爭議這個中心,也要適當轉移視線,引入一些優惠的政策、機制,比如加入一些后續的合作訂單、投資意向等,無論是從情感角度還是經濟角度,都更能讓雙方當事人接受。調解小組角色各有分工,充分運用“背靠背”、“面對面”的調解技巧,多層面、多方式展開說服和解工作。
意見和建議
近年來,雖然我們成功調處了多件涉外貨物質量爭議案件,化解了商事糾紛,保障了企業的合法權益,也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但是,要從根本上防范此類爭議,還是要從以下兩方面入手。
1.簽訂規范的國際貨物買賣合同。很多企業在進出口過程中,以形式發票、訂單代替合同書的做法不可取。為避免此類糾紛,合同中要簽訂質量標準條款、質量驗收條款和質量異議條款。其中,質量標準條款為核心條款,也是買賣雙方最為關注的條款。在實務中,質量標準可以通過兩種方式單獨確定或者共同確定,一是以樣品確定質量標準,這在服裝、鞋帽等生活用品的買賣合同中較為常見,樣品建議應注意在形式上需要雙方共同確認和封存;二是以參數確定質量標準,這在電氣、機械等機電產品的買賣合同中較為常見,該參數建議應覆蓋產品最重要的功能指標且具有可檢測性。當然,如果是樣品+參數的方式來確定質量標準就更加科學合理。質量驗收條款和質量異議條款企業比較容易忽略,但對于保護企業的權益,避免出現惡意以質量為由拒付貨款情形尤為重要。質量驗收條款包括買方的檢驗權、檢驗機構與檢驗證書、檢驗的時間與地點、檢驗的方法、標準和索賠的期限等等。質量異議條款應當包括具體的異議期限、異議期限的時間起算點、提出異議的形式要件等等,都應該在合同中有明確、完備的表述。
2.嚴格履行合同中有關質量條款。一些企業在合同中約定了相關的質量條款,但是在出現質量問題后,沒有能夠按照合同約定的相關程序將產品質量的“客觀事實”轉化為“法律事實”,從而喪失了要求法律予以保護的權利。正確的做法是一方面積極地與對方溝通協商,同時,嚴格按照合同約定,盡快采取向對方寄送書面質量異議信函、委托約定的或者雙方認可的檢驗機構檢驗、通過公證機關對產品質量問題的表現進行證據固定等措施,為后續維護自身權益提供證據支撐。